歪皮斯酱

You so precious when you smile ❤️微博可戳@歪皮斯酱

【宇霖】Mine(点梗文/一发完)

----------------------------------------

碎碎念:这篇是微博@宇霖Patnick初心站 前阵子弄的抽奖点梗文,中奖的妹子是@梦念_Miw  妹子的诉求是孟霖求婚派派~

 

哈哈,让我们孟霖先求婚,想想好像有点难度,不过还有点小激动呢~至于甜度什么的,我是真的尽力了哈哈哈

 

另外,妹子今年高考,让我们一起祝福妹子考试顺利吧!

 

---------------------------------------

 

 

晏柔中结婚那天,刚好是杨孟霖和施柏宇在一起的第五年。

 

她非要跑到巴厘岛办典礼,说什么自己就是喜欢有阳光有草坪有沙滩的地方,还说什么她请人占卜过在那里结婚会得到一辈子的幸福。

 

杨孟霖不禁感慨女生对于浪漫的追求竟然可以达到如此极致的地步,但在他眼里其实这就是矫情。

 

——占卜在巴厘岛结婚就能得到幸福?然而事实明明就是要害他大老远跑一趟,还得厚着脸皮和剧组提前打好招呼安排出空档。

 

“这占卜师的钱也太好赚了吧?”杨孟霖下了飞机刚见到晏柔中还是不忘挤兑她,“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你个大男人懂什么啦!”晏柔中准新娘的幸福感快要从脸上溢出,“一辈子就一次的婚礼肯定要怎么浪漫怎么来啊~”

 

杨孟霖看着晏柔中一副泡在蜜罐里的模样,也不再开她玩笑。

 

“好啦,你觉得高兴就好。”

 

晏柔中笑的合不拢嘴,却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往杨孟霖身后张望了下,“诶?派派没和你一起来吗?”

 

“噢,他啊,”杨孟霖拽了拽背包带,“他那边实在请不了假,我忘记告诉你了。”

 

晏柔中有点失落,“噢……好吧。”说完她又咧嘴笑了,“好久没看见他,我还真有点想他呢。”

 

“他下个月才有空,”杨孟霖回答,“到时候回台北再见吧。”

 

晏柔中突然狡黠一笑,“话说,你们两个最近怎么样喔?”

 

“还是那样子喽,”杨孟霖挠挠鼻子,“一直都蛮好的。”

 

“是,是,你们俩最好了。”晏柔中装作嫉妒的样子撇撇嘴,“本来还想看你们秀恩爱,这下只能等回国再看喽。”

 

“什么秀恩爱啊,”杨孟霖笑着否认,“你可别乱说。”

 

晏柔中耸耸肩,“我哪有乱说。”接着她像是看穿对方的心思一般,用胳膊撞了杨孟霖一下,笑道:“在我面前你不用不好意思啦。”

 

杨孟霖只笑了下,心中却有些感慨——他和施柏宇能走到今天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爱情里所有美好的那一面他们都体会过,然而误会、争吵和猜疑也一样没落。

 

杨孟霖曾设想过他们俩最坏的结局也不过是形同陌路,但能像现在这样在彼此家人朋友的面前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已经超出了杨孟霖的预期。

 

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幸运,不敢再奢求更多。

 

 

婚礼如期而至,参加的人不多,基本都是双方的亲人和挚友。那天天气特别好,杨孟霖站在人群中,心想也许这地方真像占卜说的那样有灵气也不一定。

 

婚礼总要走一下该走的流程,程式化的过程稍显无趣。但看到水台上美丽漂亮的新娘说出那句“我愿意”时,杨孟霖竟然鼻头泛酸,心脏被一股脑涌上来的感动所淹没。

 

他想着好朋友终于如愿嫁给了她爱的人,从此以后他们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家,会在这个小家里煮饭看电视做家务……

 

真好。杨孟霖吸了吸鼻子。

 

很快就到了交换戒指的环节。杨孟霖看见晏柔中的无名指被套上一个精致璀璨的钻戒,此时的她脸上挂满泪水,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杨孟霖心底某个地方像被人用力揉了一下,他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无名指,脑海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结婚应该是件很幸福的事吧。

 

交换完戒指后,水台上的两人幸福的热烈拥吻,今后他们将只属于彼此。

 

杨孟霖鼓掌祝贺,心里竟然有一丝羡慕。

 

他和施柏宇也可以这样吗?他忍不住想。

 

 

参加完婚礼后杨孟霖只玩了一天就启程返回,他本可以马上调整好状态专心工作,然而事实是他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

 

他知道是晏柔中的婚礼给自己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导致他回来之后满脑子想的都是结婚的事情。

 

但为什么他突然想结婚呢?

 

也许是因为自己年龄大了,想要一个更加稳定的关系?也许是因为谈了这么久的恋爱,下一步结婚是理所当然?

 

杨孟霖也想不清楚了。

 

他只知道他也很想穿着西服站在另一端看着施柏宇向自己慢步走来,他也很想把戒指套在施柏宇骨节分明的手指上,他也很想在众人的见证下亲吻对方的嘴唇。

 

光是这么想想,杨孟霖都觉得心脏被揪成了一团。

 

其实他并没有想好要怎么求婚。和施柏宇相比,他骨子里并不是一个浪漫的人。杨孟霖心想,如果这事换做是施柏宇来做,那家伙一定会准备出好几套方案,怎么浪漫怎么来。

 

但杨孟霖就是不想把这次的主动权交给施柏宇。

 

虽然具体的细节还在构想之中,但杨孟霖倒是早早就买好了戒指。他在商场里左挑右挑,最后选了一个特别简单的款式。

 

当店员把戒指盒放在杨孟霖的手中时,他竟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疯狂。

 

他会答应自己吗?

 

 

施柏宇的剧组放了一天假,他瞒着杨孟霖一大早从外地赶回家。

 

“你回来怎么不告诉我啊。”杨孟霖被突然出现的施柏宇吓了一跳,却快步走到门口迎接他。

 

“我想给你个惊喜啊。”施柏宇说着抱住了杨孟霖。

 

杨孟霖把脸埋在施柏宇的肩头,“你是工作结束了吗?”

 

“没啦,只是放一天假。”施柏宇低头亲了亲杨孟霖的耳朵,“而且计划有变,这次再回去要两个多月回不来了。”

 

杨孟霖的耳朵被弄的又热又痒,但心却沉了一分。

 

那岂不是求婚又要拖到两个月以后了?

 

“那你只待这一天哦?”杨孟霖的声音闷闷的。

 

“对啊,”施柏宇抓了抓杨孟霖的头发,“所以我特意赶回来陪你。”

 

杨孟霖抓着施柏宇衣服的手用力,他竟然没有像此刻这样如此害怕他离开。

 

干脆今天就把戒指给他算了。

 

 

杨孟霖一时也想不到什么新花样,他趁着施柏宇下午休息的空档跑出去买了一个烟花,又把它藏在一个公园的凳子下面。

 

杨孟霖觉得这也算有点意义,因为这个小公园是他和施柏宇第一次约会来的地方。

 

杨孟霖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第一次约会来这种快要荒废的小公园的情侣也只有他们俩吧。

 

但人少也不是没有好处,就在这里施柏宇给出了自己激动却笨拙的吻。

 

杨孟霖回到家,发现施柏宇已经醒了,正坐在沙发上打电动。

 

“你干吗去了?”施柏宇抬头问。

 

“啊,就去买点水果啊。”他手里倒的确拎着一兜子吃的。

 

“对了,今晚我们出去散步啊?”杨孟霖拎着东西进了厨房。

 

“可以哦。”施柏宇又盯着手机屏幕。

 

放下东西后杨孟霖走到卧室门口,瞄了眼客厅里的施柏宇便赶快走进了屋子。

 

他轻轻打开抽屉,拿出了躺在里面的戒指盒,把它揣进了裤兜。

 

杨孟霖的心砰砰直跳,他觉得这戒指好像有千斤重。

 

 

被蒙在鼓里的施柏宇十分配合杨孟霖的一切提议。他们很晚才吃完饭,等来到公园的时候,天都已经黑透了。

 

他们俩顺着小路慢悠悠的走,突然杨孟霖岔开话题。

 

“对了,给你看样东西。”杨孟霖说着小跑到椅子旁,拿出了藏在后面的烟花。

 

“你要在这儿放烟花吗?”施柏宇问道。

 

“对啊。”杨孟霖蹲下把烟花放好,摸出了打火机。

 

“诶?”他对着引线捅咕了半天,但那根印线像是刚被冻过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

 

“靠,怎么点不着啊?”他越弄越着急。

 

“哈哈,”站在一旁的施柏宇忍不住笑,“你真的很笨诶。”说完他走到杨孟霖身边蹲下,想伸手抢走杨孟霖手里的打火机,“好啦,我来弄。”

 

“不要,”杨孟霖躲开,拒绝的很干脆,“我能把它点燃。”

 

施柏宇撇嘴笑了笑,他听话的抽回手,索性看着杨孟霖在那里和引线抗争。

 

“干,”眼看烟花还是点不着,杨孟霖急得脑门都出汗了,“我该不会买了个假的吧?”

 

施柏宇又忍不住伸手,“我都说了我来弄。”

 

杨孟霖直接起身跳开,“不要。”

 

施柏宇抬头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低声问道,“你怎么了?”

 

杨孟霖沉默了一会,接着微微垂下头,用手刮了刮鼻子,苦笑道,“啊……我好像真的是黑洞体质。”

 

施柏宇一笑也站起身,“我早就知道了啊。”

 

杨孟霖忍不住让自己的视线重新追随着施柏宇。此时夜晚的月光糅杂着灯光混成一团独特的色调,把施柏宇的脸映照的亮暗分明。

 

这张脸他已经看了很多年,到现在也没有看腻。杨孟霖甚至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他究竟有多喜欢这张脸。

 

然而他喜欢的不只是施柏宇的脸,关于施柏宇的一切他都喜欢。杨孟霖从没想过自己会陷的这么深。

 

所以他才特别想让施柏宇只属于他自己一个人。

 

杨孟霖把右手伸进了裤兜。他轻轻摸着天鹅绒的戒指盒,感觉那个没放成的烟花像跑到他心脏里炸开了一样,弄的他呼吸快要停止。

 

“你今天很反常诶。”施柏宇先打破了沉默,他看着有些发愣的杨孟霖慢声问道,“你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听了这话后的杨孟霖捏紧了藏在裤兜里的盒子,手指用力到快要发抖。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尤其想到那个烟花没有炸响,他甚至认为这是在预示自己接下来的行动会彻底失败。

 

但他不想再等了。杨孟霖手指沁出的汗把戒指盒的边缘洇湿,他对着施柏宇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意图。

 

“其实今晚这个烟花是打算放给你的。”杨孟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发抖。

 

施柏宇愣了愣,“给我放的?”

 

杨孟霖慢慢点头,附和道,“对,给你。”

 

杨孟霖的话明显给施柏宇造成了极大的意外,他咳嗽了下,声音吞吞吐吐,“你这是……你这是要干吗?”接着他马上皱眉笑了笑,自己给出了一个不可能的猜测,“可是我的生日还很远诶,你该不……”

 

“柏宇。”杨孟霖轻声打断他,用力握着戒指盒的手指轻轻颤抖,“施柏宇,我好像有点把今天的计划搞砸了。”

 

施柏宇的眉头锁的更紧了,他抿着嘴歪头看向杨孟霖,一边努力猜想着杨孟霖的意图,一边又期望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一丝蛛丝马迹。

 

“其实我……”这回杨孟霖的整个胳膊都在抖,“其实我有个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什么啊……”施柏宇双臂抱肩,脸上的笑容很不自然,看得出来他也被杨孟霖的话弄的十分紧张,“你倒是快点说啊。”

 

杨孟霖的胸口剧烈起伏,他终于慢慢掏出了戒指盒。

 

“戒指?”施柏宇一眼看出了这是什么,但还是有些不解,“你要送我礼物哦?”

 

“是。”杨孟霖紧紧握着戒指盒,“但你要是收下的话,就……”

 

那句话并不是很好说出口,至少对杨孟霖而言是这样的。他已经为此进行了太多的铺垫和心理建设,就是为了能自然而然的说出这句话。但当这一刻真正来临时,杨孟霖才知道有多难。

 

因为太过在乎,所以才特别困难。

 

杨孟霖又对上了施柏宇的眼神,他发现对方的眸光依旧炽烈而温柔,这么多年也没有改变过。

 

他被这视线盯得心脏快要爆炸,但他不想再多浪费一秒钟了。

 

“收下的话,就和我结婚。”

 

沉默将两人包围,杨孟霖稍微向前伸了伸胳膊,抖着手递出了戒指盒。但他马上像是不敢听到施柏宇的回应一般把脸转向一边。

 

“什么?”施柏宇的笑僵在脸上,他不相信的往后退了一步,语气一半玩笑一半认真,“你在说什……什么结婚啊?”

 

杨孟霖的眼眶突然有些发热,“柏宇,我可能吓到你了。”他就这样留给施柏宇一张侧脸,“但你……”

杨孟霖知道自己的声音有些不对,便急忙眨了眨眼睛调整着,但还是能听出声音里的颤音,“但你听我把话说完。”

 

施柏宇紧咬着嘴唇,搭在胳膊上的手指似乎要陷进肉里。

 

“我们在一起五年了。”杨孟霖盯着地上的石子,手还是用力的握着戒指盒,“虽然我比你大很多,但我知道平日里都是你照顾我多一点。”

 

施柏宇的嘴角动了动,目光闪烁。

 

“就……我们俩,”杨孟霖这回不仅眼眶发热,鼻头也开始发酸,“我们俩真的很不容易,我都知道。”

 

施柏宇微微点头没有说话,却把嘴唇咬的更紧了。

 

“我真的,”杨孟霖的声音终于带了点哭腔,“我真的想把它,”他举起盒子,哽咽道,“把这戒指戴在你手上。”

 

施柏宇的手也开始发抖。

 

“到时候我们一起挑一个可以结婚的地方。”杨孟霖只觉得自己的眼泪挂在眼眶,下一秒就要掉落。

 

“靠,”杨孟霖突然抬起拿着戒指的胳膊死死堵住眼睛,“我本来不想哭的。”

 

施柏宇的手攥成了拳头,他拿手蹭了蹭鼻子,眼睛都笑弯了。

 

“杨孟霖,”施柏宇的声音里都带着笑,“在一起五年,我怎么没发现原来你胆子这么大。”

 

杨孟霖的胳膊被弄得一片湿润,他保持着刚才的动作,说话的鼻音很重,“你说这些没用的干吗。”

 

施柏宇咧嘴笑了,眼里也闪着泪光。

 

 “孟霖,”施柏宇说着张开双臂,“别在那里傻站着了。”他用力吸了吸鼻子,声音像浸了月光一般温柔。

 

“我想戴那个戒指诶。”

 

杨孟霖的肩膀剧烈抖动,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半晌他终于慢慢把胳膊拿下来,好看的眸子里都是泪花。

 

“好,你要戴一辈子哦。”

 

END

 

---------------------------------------


评论(22)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