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皮斯酱

You so precious when you smile ❤️微博可戳@歪皮斯酱

【宇霖AU】少年派的梦(AU/第九章)

开虐倒计时!

-------------------------------

09

 

施柏宇没想到,自己扭脚之后,竟意外得到了来自杨孟霖的主动关心。

 

「腳有沒有好一點?」

 

躺在床上的施柏宇盯着对方发过来的短信,不禁有些愣神——以往都只有自己给学长发短信的份儿,怎么现在学长也开始主动了?

 

不解归不解,但简单的几个字还是让施柏宇乐的咧开嘴角。他看了眼自己受伤的脚踝,发现已经没有下午那么肿了,却指尖敲着屏幕回了这么一条。

 

「還是腫,也有些疼。」

 

施柏宇点了发送后便紧紧握着手机,胸膛里跟打鼓似的忐忑慌乱。

 

他明白自己在想什么,他只是想让杨孟霖能多关心关心自己,哪怕以朋友的名义。

 

施柏宇正胡思乱想着,手里的电话突然发出震动,把他吓了一跳。他急忙拿起来,却发现是范少勋打来的。

 

“喂。”施柏宇明显心不在焉。

 

“崴脚少年你还好吗?”范少勋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是不是疼的躲在被里哭鼻子呢?”

 

“……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施柏宇这样说倒并不是真的不想理范少勋,只是他有些担心——万一这时杨孟霖的电话打不进来怎么办。

 

“哎别挂别挂,”范少勋赶忙拦住他,“我开玩笑啦,你这么着急挂电话干嘛。”

 

施柏宇摇摇头,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我就不能关心关心你喽?”范少勋表示不满,又问道,“你脚还疼不疼了?”

 

“好多了,本来伤的也不重。”施柏宇有些着急,催问对方,“你还有事吗?”

 

“你今天这么着急挂我电话干嘛?”范少勋皱眉。

 

“……好啦,那你快说。”施柏宇暂时耐着性子。

 

“还真有件事诶,”范少勋顿了顿,说道,“你今天不是去附中打练习赛了吗?我有一个国中的女同学在那所高中,她说她想认识你。”

 

施柏宇却依旧心不在焉,“认识我干嘛?”

 

“哈?”范少勋抬高声调,“你是脑袋也崴到了吗?人家当然是看上你才想认识你啊!”

 

施柏宇愣了愣,眨巴眨巴眼睛道,“啊…可……”

 

“我不好意思不帮她,但也要问问你,能不能把手机号给她?”范少勋接着问道。

 

“……还是算了吧。”施柏宇挠挠头,“我现在不想认识什么别的人。”

 

“喂,就当给哥们儿个面子啦。”范少勋还不放弃,“我这个女同学长的超级可爱,长头发高鼻梁大眼睛诶!”

 

听对方这么一说,施柏宇脑海里却立刻浮现出了杨孟霖的样子。

 

——虽然不是长头发,但他也是高鼻梁,而且眼睛似乎更好看。

 

“不给。”想到这儿施柏宇拒绝的更干脆了,他又埋怨似的补充了句,“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

 

“喂!你还坚持着啊?”范少勋一下子反应过来对方是什么意思,“就是个玩笑,你差不多得了。”

 

施柏宇有些不高兴,“什么差不多得了,你又不懂。”

 

“对,我是不懂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啦。”电话那头的范少勋撇撇嘴,“不过你多少也考虑下可能性吧,他可是高三马上要毕业的……”他顿了顿,又说道,“……学长诶。”

 

说完这话后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半晌施柏宇开了口,“你觉得我不知道这种事吗?”

 

“什…么?”对方突然的严肃让范少勋有些不知所措。

 

“我当然知道他是学长啊,是个男生。”施柏宇揉了揉鼻子,“你说的这些我都懂。”

 

“你……”范少勋突然不知该说什么。

 

施柏宇的眼睛盯着对面的白色墙壁,手指用力地抓着手机,低声说道,“但我就是喜欢他啊。”

 

当亲耳听到自己的好朋友说出这句话时,范少勋的内心还是受到了不小的震动。沉默半晌他清了清嗓子,接着慢声问道,“那……那你想好下一步要怎么办了吗。”

 

施柏宇抿了抿嘴巴,说道,“不知道,我以前也没喜欢过男生。”

 

又是一阵沉默。

 

“总之……你们就先当好朋友好了。”范少勋勉强给出了一个不算是建议的建议。

 

“不然呢?”施柏宇反而笑了,“我现在还能怎么办。”

 

对于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男生这个事实,施柏宇并不需要别人的再三提醒。说到底,他对同样身为男生的自己没有自信倒是真的。尤其随着彼此的接触变多交流变深,施柏宇就越发觉得杨孟霖只把他当成一个听话的弟弟。

 

这股子热情依旧烧的火热,但施柏宇就怕对方理解不了自己的心意,把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归到朋友的轨道上,那样就麻烦了。

 

但自己要怎么开口呢?开口之后会不会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施柏宇开始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甚至已经忘记他在和范少勋打电话。

 

“喂!”范少勋大喊一声终于把施柏宇的思绪拉了回来。

 

“啊……你说什么?”

 

“算了算了,你不给就算了。”范少勋也不再勉强。

 

施柏宇抿抿嘴,说道,“那你就告诉她我有喜欢的人好了。”

 

范少勋沉默了两秒哼了一声算是回应,接着便挂了电话。

 

施柏宇把手机扔到一边,依靠在床头发呆,任由杨孟霖的身影塞满自己的脑袋。

 

这时对方的短信却传进他的手机里。

 

「如果疼的嚴重就去醫院看一下吧。」

 

施柏宇的心脏不知为何怦怦乱跳。接着一股子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涌上心头,他快速回了对方这么一条——「那學長可以陪我一起去一趟嗎?」

 

施柏宇发完短信后就开始后悔,他觉得自己的要求简直是莫名其妙无理取闹。

 

「好。」

 

谁知杨孟霖竟然答应了。

 

「但你要請我吃東西。」随后又跟来一条。

 

施柏宇顾不得脚疼,连蹦带跳的走到衣柜边穿衣服,却发现自己兴奋到忘记和杨孟霖确定时间地点。

 

他又一瘸一拐的走回床边,抓起手机给对方报了自己的地址。

 

很快杨孟霖回复了。

 

「我就在你家附近,你下來等著就好。」

 

施柏宇有些难以置信,他没想到杨孟霖竟然记得自己家的位置。

 

就这样施柏宇以最快的速度下楼,刚出楼门就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杨孟霖,手里还拎着一袋东西。

 

“你倒挺会挑时间。”杨孟霖先开了口,“我刚好和朋友在附近的便利店买东西,”他顿了顿接着说道,“那就……顺路陪你去一趟吧。”

 

这话听上去像是解释——一起去医院这事只是赶巧而已。可施柏宇并不在意,他马上给了杨孟霖一个笑容,说道,“谢谢学长,我已经很开心了。”

 

虽然有些没头没尾,但这却是施柏宇的真心话。他眼睛随意往下一瞥,便下意识的伸手想去帮杨孟霖提东西,却一下子被杨孟霖躲开了。

 

“喂,不用你提啦。”杨孟霖抬着下巴指了指施柏宇的脚,笑道,“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那一瞬间的感觉非常奇怪,施柏宇有一种自己已经和杨孟霖在一起了的错觉。也许是彼此间这种自然日常的对话反而激起了施柏宇心底对于恋爱的美好向往。他看着杨孟霖的眼睛,心底那股按捺已久的冲动快要溢出胸膛。

 

此时杨孟霖抬手准备叫计程车,却一下子被施柏宇拦下了。

 

“怎么了?”杨孟霖满脸不解。

 

“就……”施柏宇突然无语,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其实我的脚没有那么痛,要不我们别去医院了。”他随便想了个理由来应付。

 

“哈?”杨孟霖皱眉,“你都已经下楼了,为什么不去?”

 

施柏宇抿着嘴巴,看上去脸色平静,但心里却像有人在打架似的不断翻腾着。

 

“你有没有在听哦?”杨孟霖又问道。

 

“啊……”

 

施柏宇没敢去看杨孟霖的眼睛,因为他总觉得自己此时会说出些什么意想不到的话来。

 

比如……比如问问对方喜不喜欢自己?

 

或者告诉对方自己特别想和他在一起?

 

但是……

 

“喂,”杨孟霖突然转换成了玩笑的语气,“你该不会是……害怕去医院吧?”

 

“才不是。”施柏宇急忙否认。

 

杨孟霖笑了几声,眼睛都弯成了一条缝,“好啦,我们快点去医院吧。”他又低头看了眼施柏宇的脚,说道,“看上去还是有点肿啊,最好让医生看一下比较放心。”

 

施柏宇此时终于体会到了一股暖流淌过心底的感觉。他觉得杨孟霖于自己而言就是天上的太阳——对方曾带给他的第一眼震撼,仿佛正午的阳光一样刺眼。但时间久了施柏宇便发现,这太阳的光热并不会灼伤肌肤,却会让人有一种逐渐被温暖包围的感觉。

 

就像清晨的被窝,下雨天的热奶茶,施柏宇对杨孟霖的沉迷是如此的顺其自然又难以自控。

 

“学长,”施柏宇心跳加速,抿了抿嘴唇慢声问道,“你……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施柏宇的年少冲动就快要抑制不住,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哪怕要表白,他也要给对方一个正式的表白。

 

杨孟霖被这没头没尾的问题问的愣住了,他眨巴眨巴眼睛回道,“你……问这个干吗?”

 

“就是好奇……”施柏宇没事似的嘟了嘟嘴。

 

杨孟霖却突然凑近一步,一双好看的眼睛盯着施柏宇,眼尾还带着笑意,“怎么?你是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吗?”

 

“……不是啦!”施柏宇害怕杨孟霖误会,急忙解释道,“我就是单纯好奇而已,学长你别想太多。”

 

“哈哈,你干嘛那么紧张。”杨孟霖忍不住笑,嘴里却催促道,“我们先赶快去医院啦,时候不早了。”

 

“那……”施柏宇突然小声说道,“那等我们去完医院,你再告诉我好不好。”

 

杨孟霖看着眼前的施柏宇,竟觉得此时的他如此像一只在和主人撒娇的小狗。

 

杨孟霖的思绪有些飘忽,他突然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在班级门口看见施柏宇的场景。

 

明明是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大男生,但说起话来却温柔和善,长的也白白净净的,和身边那些随处可见的莽莽撞撞的男生形成了鲜明对比。

 

所以杨孟霖很好奇。

 

他好奇施柏宇为什么要给自己送早餐,更好奇他会送到什么时候。

 

他好奇施柏宇为什么总跟在自己身后,更好奇为什么对方看着自己的时候眼神里总有些说不清的东西。

 

杨孟霖不傻。他只是觉得有些想法太过疯狂,他不敢妄下定论。

 

“学长?……”他听见施柏宇在轻声叫自己。

 

“你……”杨孟霖的手抓紧了袋子,他突然有些害怕。

 

——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在意施柏宇的想法?

 

杨孟霖赶忙摇了摇头,试图把情绪拽回之前正常的交谈中。他故作轻松的说道,“你先去医院再说。”

 

施柏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笑道,“那就这样说定了。”

 

杨孟霖后退了一步,挠挠眉毛说道,“好,等你脚伤好了,我就告诉你。”

 

站在对面的施柏宇笑的特别开心,杨孟霖却不知为何有些心慌。

 

TBC

 

今晚更新少年派


你们等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卡文好难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年派的进展有些慢,细水长流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咋写了😭

【宇霖AU】少年派的梦(第八章)

拖更了n年的我终于来填坑了🤣就当做是给派派的生贺吧~

---------------------------

08

---------------------------

自从认识了施柏宇之后,杨孟霖的身边就像多了一个小跟班。但说是小跟班,施柏宇倒也没那么缠人。他每次出现的时机恰到好处,时间也掌握的不多不少。

 

比如他只是偶尔出现在班级门口,偶尔出现在楼梯口的拐角,偶尔出现在回家路上的公车站旁。

 

杨孟霖并不愿多想,他只想按施柏宇说的那样,认识一下交个朋友。

 

但杨孟霖也不是没交过朋友。男生和男生之间这样的相处方式还是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就单是之前施柏宇给自己送早餐这事,都已经被他身旁好几个朋友开过玩笑了。

 

“你这个小学弟简直比女朋友还体贴诶~”

 

“我看他长的白白净净的,也不比女生差噢。”

 

杨孟霖听到这种话也只是笑着摇摇头不吭声。但他心里很清楚,每次当他面对施柏宇的种种过于关心和亲昵的行为,他并没办法只拿“做朋友”这个理由来搪塞自己。

 

比如现在,施柏宇又“恰巧”出现在了杨孟霖的班级门口。

 

“学长,好巧哦。”说话的男孩笑的一脸阳光。

 

——这不是巧合吧?杨孟霖在心里反问。

 

“嗯,好巧。”他倒是顺着对方的话往下说。

 

此时刚打完放学下课铃不久,施柏宇没道理特意跑到高三楼。杨孟霖便顺嘴问了句,“放学了你怎么不回家跑到这儿来?”他又故意问道,“来找人?”

 

施柏宇一愣,似乎没想到杨孟霖会这样问。他抿了抿嘴,解释道,“我来高三楼也基本都是来找学长的。”

 

——那就不是巧合了。杨孟霖心想。

 

但杨孟霖没揭穿对方的小心思,他只是笑了笑说道,“那你现在要回家吗?”

 

施柏宇点头,拽了拽肩上的书包带,试探的问道,“那我可以和学长一起回去吗?”

 

“当然。”杨孟霖没拒绝,哪怕他已经看透对方的意图。

 

这是杨孟霖第二次和施柏宇一起回家。上一次是下着大雨,两人共撑一把伞。想到这儿,杨孟霖抬头看了眼头顶,发现此时的天空湛蓝晴朗,和上次的情况完全相反。

 

也许是晴天会莫名让人的心情变好,杨孟霖嘴角不自觉上扬,这一细微的变化却被施柏宇及时捕捉到。

 

“学长你在笑什么?”施柏宇歪着头满脸好奇。

 

“啊?什么?”杨孟霖都没察觉到自己脸上的笑意,半晌才反应过来,“啊……没在笑什么。”接着他扭头看见施柏宇好奇认真的表情,又怕自己的答案太过敷衍,于是补充了句,“天气好,人的心情也会好啊。”

 

施柏宇跟着点头,却转过去脸去不说话。杨孟霖发现他的手一直揉搓着肩上的书包带,手臂青筋明显,整个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喂,”杨孟霖看着施柏宇这样子就想笑,“书包带都要被你揉碎了。”

 

施柏宇觉得自己被看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一秒他看向杨孟霖,语气诚恳,“这周五晚上我们和隔壁附中有练习赛,那个……”他顿了顿,接着问道,“学长有空可以过来看吗?”

 

那一刻杨孟霖犹豫了一下,对方主动的邀请让他莫名有一丝担忧。

 

“可以吗?”施柏宇又追问。

 

这空档中杨孟霖就这样看着施柏宇,竟突然觉得是自己想太多。

 

——明明眼前的施柏宇是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大男生,怎么自己就能想到一些不可能的情况呢?

 

杨孟霖开始第一次仔细打量对方,他这才发现施柏宇原来是单眼皮,但却挺耐看。接着他还发现施柏宇的鼻梁很高挺。视线向下移,他又发现施柏宇嘴边冒着短短的青色胡茬;他的嘴巴轻轻抿着,却能看到它泛着淡淡的粉红色。

 

杨孟霖在心里给施柏宇的外貌下了定义,他觉得这是乖巧又富有少年气息的青春面孔。这样的施柏宇应该不缺女生的喜欢。

 

杨孟霖不自觉在心里嘲笑自己的担心太过多余。

 

打消了乱七八糟的顾虑后,杨孟霖便爽快答应了,“可以啊,那天我应该没什么事。”

 

施柏宇的脸上写满了开心,“那就这样说定喽,学长可不要反悔。”

 

转眼到了周五,杨孟霖如约而至。他刚走到社团门口,就看见施柏宇站在门外冲自己摆手。

 

“你怎么不进去准备?”杨孟霖走近问道。

 

“我在等你啊。”施柏宇如实回答。

 

杨孟霖一笑,“你干吗总这么客气啦。”

 

“……才不是客气。”施柏宇撇嘴反驳。

 

杨孟霖并没多想,只是跟在施柏宇身后走了进去。他在一旁找了个位置坐下,便看着两所学校的队员在场上热身。

 

施柏宇站在离杨孟霖不远的地方,杨孟霖看着他,竟觉得拿着篮球的施柏宇带给自己一种不同于平日的感觉。

 

杨孟霖索性用手撑着脸支在腿上,静静的看着施柏宇在一旁认真的做着热身准备。

 

施柏宇虽然个子高,但毕竟还是少年的骨架。他的球衣似乎有些大,穿在他身上晃来晃去的。

 

杨孟霖平日里也打篮球,但并不对此痴迷。他看着施柏宇这幅认真的样子,心想对方应该对篮球十分热爱。

 

尤其是当比赛开始后施柏宇在场上全力以赴的样子,竟然让杨孟霖对比他小几岁的施柏宇有些刮目相看。

 

两队的比分一直咬得很紧,比赛也越来越激烈,坐在台下的杨孟霖一直用目光追随着施柏宇,竟然也看的有些热血沸腾。

 

接着杨孟霖看见施柏宇在混战中跳起抢篮板,他刚要叫好,却看见施柏宇落地身形不稳,直接坐倒在地。

 

周围人发出一阵惊呼,场上的人马上围过去查看情况。杨孟霖也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过了一会,施柏宇的队友搀扶着他起来往休息区走,杨孟霖急忙跑了过去。

 

“你……”他低头看了看施柏宇的脚,“你脚还好吗?”

 

施柏宇闻声抬头,刚才还紧锁的眉头舒展了些。脚的确是扭到了,但施柏宇知道并没有多严重。他刚想下意识的告诉对方自己没事,却在看见杨孟霖略带紧张的神情后变了主意。

 

“……学长,我觉得不太好。”

 

听了这话,杨孟霖明显比刚才更紧张了,他也跟着施柏宇走到休息区。

 

施柏宇一屁股坐下,便急忙打发他的队友离开,“好啦,你们快回去比赛吧。”

 

杨孟霖马上问施柏宇,“你怎么扭到脚了?”

 

施柏宇冲队友摆摆手,接着回答道,“落地不小心踩到别人的脚,你打篮球也知道,这样很容易扭到。”

 

杨孟霖看着施柏宇发肿的脚踝问道,“是不是很疼?”

 

这时施柏宇另一个队友拿着冰袋过来了,施柏宇伸手说道,“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来就好。”

 

杨孟霖想帮他,却怕自己的行为有些突兀。他只是又问了句,“很疼吧?”

 

施柏宇弯腰把冰袋放在脚踝,疼还是有的,但不是不能忍。但他却故意把眉头皱成一团,低声说道,“嗯,感觉扭的挺严重的。”

 

杨孟霖看了两秒,一把把冰袋抢过去,说道,“还是我帮你吧。”接着他就蹲在施柏宇身旁帮他冷敷。

 

施柏宇明显感到很意外,眨巴眨巴眼睛半天没说话。此时杨孟霖的心思都在施柏宇肿起的脚踝上,他一边调整着动作一边问道,“这样会不会舒服些?”

 

施柏宇开心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凉……挺好的……”

 

此刻施柏宇觉得自己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看着蹲在一旁的杨孟霖的头顶,恨不得伸进浓密的发丛里使劲揉他的脑袋。他又想从背后狠狠抱住杨孟霖,想问问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

 

半晌施柏宇还是慢慢开口了,“学长……你……”

 

杨孟霖闻声赶忙回头,却问道,“你觉得疼了吗?”

 

施柏宇这才发现,抬头时的杨孟霖的眼睛是最漂亮的。他的双眼皮深深的嵌进眼窝,衬着他黑的发亮的眸子,简直比夜晚的月色还要撩人。

 

施柏宇竟不自觉的心跳加快,他一字一句道,“学长,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杨孟霖听后却一头雾水的笑了,“什么这么好?”他指了指冰袋,问道,“你说这个啊?”

 

施柏宇没作答,此时他只想再多看杨孟霖几眼。

 

“我以前打球也扭过脚,帮你冰敷没什么啊。”杨孟霖又调整了下冰袋,笑着说道,“就当是感谢你前阵子的早餐喽。”

 

施柏宇在心里感谢自己今天扭了脚,不然他还不知道,他喜欢的杨孟霖学长是一个如此温柔的人。

 

TBC

 

 

 

Lof竟然给我开通了打赏???

还是大家都开通了???

微博上看到的,po主见水印。


我就想问问总裁,拜托你们只是队友?人家离开你删照片干嘛???


这波操作也可以说是real到不行了。



(嗯,今天也是为卡配罗爆哭的一天👌🏻)

【宇霖】 论相爱相杀的两个人是如何搞♂在一起(微色气向混剪)

历经多时,我的第一个宇霖视频终于磕磕绊绊的剪出来了哈哈哈

另外这个视频大概讲的就是相爱相杀的宇霖最后终于搞在一起的故事

第一次剪视频,如有不足还请见谅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7168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