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皮斯酱

You so precious when you smile ❤️微博可戳@歪皮斯酱

后续小段子

一个瞎写的不算是后续的后续。

------------------------------------------


莫关山顺理成章的失眠了,就因为贺天那破手机里一堆自己的照片。


莫关山为贺天这种难以理解的行为找了很多理由:比如拍给别人看啊,拍着好玩啊,又比如纯粹闲的蛋疼。


莫关山翻了个身把自己卷进被子里


——但这都没道理啊?


他突然想起自己曾无意间看到过一次前桌女生手机里的相册,放眼望去满满的都是班里另一个男生的身影。


但……这明明更不可能啊!


想到这莫关山的耳朵尖开始不争气的发烫,他像生怕被别人看见似的急忙用手紧紧捂住,却被自己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气的直咬牙。


莫关山皱眉掀开被子一把抓起枕边的手机,划开贺天的对话框噼里啪啦打过去一行字。


「你以后不许照我!」


莫关山觉得力度还不够。


「不然照一张给我50块钱!」


这回还差不多。


贺天的回复比预想中快的多


——却跳出来一个微信转账。


「先付个40张的钱。」


莫关山没反应过来似的对着屏幕眨巴眨巴眼睛。


“靠!”


END


【贺红】银色白日梦(一发完)

一个不算是后续的后续。


莫关山并不想打碎床头的玻璃杯。

他只不过是想伸手快点关掉吵的人心烦的闹铃,却没想到手一抖把玻璃杯推到了地上。

“靠……”

莫关山弯腰看着地上碎了一地的玻璃碎片,烦躁的揉了揉头,“就他妈看着好看。”

这杯子是贺天送他的,莫关山还记得对方在包装盒里放了张纸条。

「送杯子可代表着一辈子噢。」

想到这莫关山更心烦了,他猛的坐起身,皱眉呆坐了半晌还是忍不住给贺天发了条短信。

「你那杯子什么破鸡巴质量,一摔就碎。」

但贺天却第一次没回信。

莫关山去学校这一路上不断的想,等到学校碰到贺天一定要好好损损他。

 



但莫关山却再也没在学校里见到贺天。

贺天的突然离开就像被打碎的玻璃杯一样,没有任何征兆,却碎的彻底。甚至连贺天离开的消息都是莫关山从别人口中打听来的。

——“好像说是家里有什么事?”

——“说是就告诉了老师和几个关系好的朋友吧,他的同学都不知道。”

——“反正走的挺突然的。”

莫关山面色平静的听着周围人的议论,但锋利的齿尖却在柔软的口腔内咬出一道道破口,血腥味蓦地弥漫,莫关山却觉不出一丝痛。

他突然想起自己今早打碎的那个玻璃杯,不知怎么,莫关山觉得这似乎意味着他和贺天的结局。

什么狗屁一辈子。

坐在窗边的莫关山把头扭向窗外,竟觉得眼睛有些发涩。

“妈的,怎么起风了……”莫关山低头揉了揉。

 



时间久了,莫关山竟觉得没有贺天的日子过得十分开心。

身边再没有了强迫和絮叨,也没有人管这管那,一种久违的自由自在让莫关山不断自我催眠,坚信贺天就是自己命里的克星。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久到让时间模糊了记忆,有时候莫关山甚至都想不起来贺天的名字。

直到贺天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通过耳边的电话传来——

“小莫仔,我回来啦,今晚能不能见一面?”

直至心底。

 



莫关山几乎把贺天骂了个狗血淋头。

“贺天你他妈真是没皮没脸。”

“当初说走就走连个招呼也不打。”

“你以为我很想见你?”

“滚!我没时间,你他妈爱见谁见谁。”

贺天把所有的不满与发泄照单全收,却依然固执的和莫关山定下了时间地点。

“晚上九点,海洋馆见。”

 



“去你妈的海洋馆!”

接完贺天电话后的莫关山在家里踢翻了一个垃圾桶,摔坏了两个盘子,又灌进了三瓶啤酒。他看着钟表上的时针滴答转动指向了数字十一,心里像有蚂蚁爬似的直痒痒。

“我就不信你能在。”

莫关山以一副微醺状态来到了海洋馆,闭馆的建筑物在夜色中愈发深邃,大门口的海豚雕像连孤独都放大了一份。

莫关山突然想起很多年以前,贺天把自己拉到了另一边一个假的不能再假的背景前,硬是搂着自己拍了张合照。

“怕你以后忘了我。”

尘封在记忆深处多年的声音再次在脑中炸响,搅得莫关山胃里一阵翻腾,差点直接呕了出来。

莫关山借着微黄的路灯跑到了垃圾桶旁,弯腰干呕却吐不出半点东西。




“需要帮忙吗?”

一个被路灯拉的瘦长的人影映入莫关山眼帘。

“滚……”莫关山没好气的擦了擦嘴边,却隐约觉得头顶的声音有些熟悉。

“你迟到了快三个小时。”声音坚定却似乎带着点颤音。

迟疑半晌莫关山猛的抬头,发现贺天的笑容近在眼前,在灯光下衬得有些刺眼。

“你……”莫关山的身体僵的像个雕塑。

“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贺天眯着眼睛笑,“还好你没忘了我。”

“……我……”

可能莫关山刚才咳的太用力,眼角都有些湿润了。

“我们再拍一张吧,好吗?”贺天的眼睛也泛着清润的光,“作为我们新开始的纪念。”

“……妈的……”


END


 

【贺红】沦陷(一发完)

 

“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就准备直接踹开了。”

 

莫关山看着站在自己家门口一脸笑容的贺天,心想怎么会有人用如此灿烂的表情说出这么臭不要脸的话。

 

“……你他妈又来干什么。”莫关山无力应付,只是皱着眉头裹紧了披在身上的被子。

 

“听说你发烧了,我来看看你。”贺天看着莫关山这幅模样,倒摆出了一副主人姿态,“你快点进屋啊,一会再着凉了。”

 

莫关山咬咬牙,“靠……”

 

贺天不客气的进了卧室,把书包甩在桌上,靠在桌旁问道,“你还好吗?”

 

“挺好,还活着呢。”莫关山像块耗尽的电池一样倒在床上,他顺势把脸埋进了枕头,发出的闷声里也能听出他的不爽,“你要是不来我可能好的更快。”

 

贺天走到莫关山床边,弯腰伸手去摸莫关山的额头。莫关山想躲,但此时生病的他却力不从心。

 

“挺烫啊,你量体温了吗?”

 

“我家里没那东西。”

 

贺天听后挑眉,“我带你去医院。”

 

“不去。”莫关山说着把脸转向了另一边,“你要没事就赶紧回家。”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贺天说着去拽莫关山的胳膊,却在肌肤相触的瞬间感受到了从指尖传来的热度。

 

“去医院。”贺天沉声,一副不可抗拒的命令语气。

 

“你他妈烦不烦啊!”莫关山甩开贺天的手,把自己整个人都包进了被子里,“我去不去医院关你屁事?”

 

贺天懒得再多说,直接上手掀开了莫关山的被子,按着肩膀把他整个人翻了过来。

 

“你是要让我抱你去吗?”

 

此时的莫关山虚弱又无力,无法反抗的他任凭贺天把自己按在床上,却依旧不服气的摆给贺天一张臭脸,“吓唬……谁。”

 

此时贺天的掌心贴着莫关山发烫的皮肤,一股难以名状的怪异感觉占据了他的心头。他看着莫关山烧的脸和脖子都红了,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再开口时连语气都变了。

 

“和我去医院吧?”

 

莫关山感受到了贺天态度的转变,脸上的神色也放松了下来。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怕打针。”莫关山声音小的像蚊子。

 

“我知道。”贺天还记着之前莫关山住院,见一偷着给自己录了一段他打针时鬼哭狼嚎的语音。

 

想到这贺天嘴角勾起个笑,手又顺着莫关山的脸颊滑到了脖子,“可是你现在烧的都快熟了,打个退烧针能舒服点。”

 

贺天与自己体温形成明显差别的手指让莫关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皱眉警告道,“喂,你他妈别趁着我没劲儿乱摸。”

 

贺天坏笑,故意用手指摩挲着莫关山的脖子,“知道什么叫羊入虎口吗?就差不多是你这样。”

 

“靠,变态!”莫关山使劲扭动身体,想从贺天的控制中挣脱出来,却被贺天一把从床上拉了起来。

 

“和你开玩笑呢,瞧把你吓的。”贺天说完把搭在椅子上的衣服拿起来扔给莫关山,却见对方丝毫没有要动弹的意思。

 

“怎么,你想让我给你穿?”

 

“不用!”莫关山忍着难受急忙拿起衣服套上,但脸上闪过的痛苦表情还是被贺天捕捉到。

 

“你还能走吗?”

 

“废话……”莫关山撑着床慢慢站起身,贺天见状直接抬起他的一条胳膊扛在自己肩上。

 

“我不用你搀。”莫关山本能的想往后躲。

 

“你就不能老实点?”贺天这回直接搂住莫关山的腰把他贴近自己,“难受就别嘴硬。”

 

莫关山被自己现在这副没用的样子气的直喘粗气,他的脸涨的更红了,“老子可没求你帮我。”

 

莫关山的心思都被贺天看在眼里,他更搂紧了对方,话里都带着笑意,“对,是我求着你去医院的行了吧?”

 

莫关山的表情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从这句话里得到多大安慰,但他的身体倒是老老实实的靠在了贺天身上。

 

“别废话……”莫关山依旧不情愿的皱着眉头,但贺天却感觉到了自己肩上多出来的重量。

 

“你要是一直这么听话该多好。”贺天眼睛眯的狭长。

 

“听个屁……”

 

此时贺天一扭头就能看见莫关山的脸。他看着莫关山浅色的眉毛拧在一起,薄薄的嘴唇紧闭着,过高的体温似乎把他的眼角都烧红了。也许是莫关山现在太过虚弱,他的眼神里终于带了点往日没有的柔和色彩。那副与平常毫不相同的神情让贺天有些愣神,搂着对方的手也不自觉用力。

 

“狗鸡,你倒是快点走啊。”莫关山皱眉提醒着。

 

——等你病好了的。

 

贺天没把这句心里话说出来,就这样带着莫关山去了医院。而在莫关山看来,贺天倒算是有点人性——排队挂号跑来跑去,虽然他本人并不想出现在护士面前。

 

“一会去打屁股针你可别哭,”贺天笑着拍拍莫关山的肩,“我会在外头注视着你的。”

 

“……”莫关山紧张到语言系统都崩溃了。

 

贺天看着莫关山像个稻草人似的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才发现他额角的汗都顺着脸颊滴下来了。

 

——这家伙就真的这么怕打针吗?

 

贺天的心脏居然产生出一种名为心疼的情绪。

 

他突然大步走上前,把嘴唇贴近了莫关山的耳朵,一股同样温热的气息扑在了对方的颈间。

 

“打完针我带你回家,快去吧。”

 

 

正在上自习的见一突然收到了贺天发来的消息。

 

——「还是亲耳听到莫仔叫比较有感觉。」

 

见一一愣,对着手机屏幕眨巴眨巴眼睛。

 

——「??贺天你对红毛干啥了???」

 

END

【贺红】朝夕(一发完)



莫关山粗暴的推开包厢门,一股浓重烟酒混合的难闻气味熏的他差点呕出来。他只迅速扫了一眼,便麻利的从沙发上窝着的一群男男女女中发现了贺天。

 

贺天明显醉了。他后仰着把头抵在墙上,眼睛半眯半睁。倚靠在他身旁的女人手里抓着酒瓶子直往他嘴边凑,贺天只微微挪了挪身,但脸上的笑意却让人看不出他想拒绝这瓶酒。

 

莫关山咬住下嘴唇,大步走上前用力地抓起贺天的衣领。

 

“狗鸡,我来接你了。”

 

贺天微张的眼睛用力眨了眨,在确认眼前这个脸上布满恼怒和不耐烦的人是莫关山后,他一下子笑了。

 

“你终于来啦。”

 

声音里带着故意而为的撒娇。

 

莫关山咬牙,更用力的抓着贺天的衣领,把他整个人拉离了沙发背。

 

“别废话,快他妈跟我走。”

 

这种场景以前也上演过,所以周围人对眼前这个红发男人的举动并不惊讶。他们就这样看着贺天踉踉跄跄的像个木偶似的被莫关山拉出包厢,那一身黑衣便随着被大力关上的门消失。

 

从KTV到车上这一路莫关山对贺天连拖带拽,动作粗鲁的像在对待一袋水泥。终于当他把贺天塞进了副驾驶室,又给他系上安全带关上车门,莫关山便长吁了一口气,抹了抹额角渗出的汗水。

 

“你他妈醉的像坨狗屎。”坐上驾驶室的莫关山狠狠甩上车门,看都没看贺天一眼。

 

“莫仔,我就知道你会来。”贺天没搭莫关山的话,笑着来了这么一句。也许是一晚上抽烟喝酒加唱歌,贺天的嗓子都哑了。

 

莫关山闻声偏头看了贺天一眼,继续说道,“你最近喝酒太没节制了。”

 

“呵,”贺天似笑非笑,身体往座位里陷了一分,又把手挡在眼前,“我后天就走了。”

 

莫关山把车启动,面无表情的问道,“这回走多久?”

 

贺天把头偏向车窗,双眼依旧遮蔽在手掌下,“这回走应该就不回来了。”

 

莫关山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指动了动,脸上却依旧没什么变化,“哦,那一路平安。”

 

贺天喉结微动,半晌又恢复了玩笑的语气,“怎么?你都不想我吗?”

 

莫关山目视前方,“我为什么要想你这个变态傻逼醉鬼?”

 

“你就嘴硬……”贺天不计较,又挪了挪身体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从上学的时候我就烦你,你忘了?”莫关山眉头紧锁,“你不回来更好,今后身边再没有人烦我了。”

 

“你这话听上去像在赌气。”只露出半张脸的贺天笑意明显。

 

“别老擅自揣测我的想法,”莫关山反驳。他轻轻咬了咬下嘴唇,半晌低声道,“你他妈根本就不懂我。”

 

空气突然凝固,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讲话。莫关山伸手打开音乐,突然觉得自己刚才没必要那么说。

 

毕竟有些事情心里明白就行了。

 

“用不用给你开点窗户?”莫关山试着打破尴尬。

 

“不用。”贺天的声音听上去似乎并不在意刚才那些话。

 

“你……”莫关山清了清嗓子,双手紧握方向盘,“你在国外照顾好自己。”突然他又觉得这句话有些太过关切,赶紧补充道,“不然又得老给别人添麻烦。”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莫关山下意识的想说关心个屁,但他突然想到自己今后可能再也见不到贺天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就算是吧。”

 

贺天轻轻笑了一声,把挡在眼前的手拿了下去,“算你还有点良心。”

 

莫关山没来由的心烦,“对,所以在你走之前我得好好谢谢你,这几年没少花钱雇我干活儿。”

 

贺天闭眼揉了揉眉心,莫关山这话明显坏了他的心情,“是啊,虽然你老是别别扭扭的,但你还是挺听话的。”

 

“我他妈又不是狗,听你的话是因为我要挣你的钱。”

 

贺天听后慢慢睁开眼睛,随即转头看向了莫关山,眼角似乎带着点笑意,“我走之前还能再让你挣一笔钱,你想吗?”

 

“有屁快放。”莫关山锁着眉毛。

 

“和我谈一天恋爱,怎么样?”

 

 

莫关山非常痛恨在贺天面前这么没出息的自己。

 

“明天早上来给我做早饭。”

 

站在贺天家门口的莫关山想起前一晚自己送贺天回家时对方所说的话,又看了看手中贺天交给自己的钥匙,心想也许自己上辈子真的是贺天养的一条小狗也说不定。

 

“真他妈的……”

 

莫关山皱着眉转动钥匙打开房门,直接走进贺天的卧室。果然,贺天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看着贺天这幅样子莫关山越想越来气,便一把掀起了贺天的被子。

 

“喂狗鸡,赶紧给我起床,都他妈快到中午了。”

 

“莫仔……”被吵醒的贺天声音里带着慵懒,他揉了揉眼睛,接着一把抓住莫关山的手腕把他拉倒在床上,笑道,“你陪我躺一会。”

 

“我艹,你他妈放开我!”莫关山手脚并用的抵抗着贺天,“大早上你抽什么风!”

 

“你忘了我们今天在谈恋爱?”贺天翻个身按住莫关山的肩膀,“你这可不是谈恋爱该有的态度。”

 

莫关山想起自己昨晚确实这么答应了对方,条件是得到一笔不菲的报酬。莫关山暗自告诉自己,不过是陪这烦人的家伙待一天,还能挣点钱也挺好的。

 

反正今后也看不到这狗鸡了。

 

“那……那你说谈恋爱该什么态度。”莫关山勉强放弃了抵抗。

 

“至少得有个早安吻吧?”

 

“吻你个头!”莫关山听到这话直接从床上弹起来,“别跟我扯这没用的,不然我就回家了。”

 

贺天无奈一笑,“我就开个玩笑,你这么大反应干嘛?”

 

莫关山却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今天贺天这么轻易的就放过自己了?

 

“你要吃啥?”莫关山整理整理衣服,想着自己今天也不能对贺天态度太差。

 

“随便吧。”贺天揉了揉头发准备下床。

 

等莫关山把早饭端出来时,发现贺天已经收拾整齐坐在桌前了。

 

“你打扮这么利索干吗?”莫关山打量着贺天。

 

“今天好歹算咱俩约会,怎么着也得正式点。”

 

莫关山撇撇嘴,把早饭放在桌上,“你别弄这些没用的,今天怎么看你怎么不对劲。”

 

贺天没回答,又问道,“今天你想去哪儿?”

 

“我?”莫关山往嘴里送了一口饭,“什么我想去哪儿?”

 

“谈恋爱约会总得干点什么吧。”

 

“那随你便,我没什么想做的。”

 

贺天摇摇头,“怪不得你这么多年找不着女朋友。”

 

“老子愿意。”莫关山没好气的又往嘴里扒拉一口饭。

 

贺天抬眼,眸光落在莫关山身上,“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我都不知道你喜欢过谁。”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今天态度就不能柔和点?”贺天无奈的表示抗议。

 

莫关山撇撇嘴,“那你就别总问这种无聊的问题。”

 

“吃完饭我们回趟母校吧。”贺天突然提议。

 

莫关山一愣,“回……那儿干嘛?”

 

“就像你说的,”贺天狡黠一笑,“老子愿意。”

 

 

贺天莫关山来到学校正好赶上放学,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校园,倒是引了不少目光。

 

“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招小姑娘喜欢?”莫关山表示不解。

 

“可不止小姑娘喜欢我,”贺天看向莫关山,咧开嘴角说道,“也许还有小男生喜欢我呢。”

 

莫关山打了个激灵,抱着膀皱眉道,“喜欢你的人是不知道你私下里是个魔鬼。”

 

贺天笑着没出声,两人又走到了莫关山的班级门口。

 

“瞧瞧你当年上学的地方,”贺天说着往门里望了望,“当时我可没少来你们班找你。”

 

“我也没求着你来。”

 

“你又忘了咱们俩在谈恋爱?”贺天说着凑近莫关山,做出要拥抱的动作,“你需要我提醒你吗?”

 

“靠,你别胡闹!”莫关山急忙躲开了,“这可是在学校。”

 

贺天听着后退了一步,歪头笑道,“你现在装什么乖学生。”

 

莫关山耸耸肩,“我只是对没意义的东西没什么兴趣罢了。”

 

“怎么,这没给你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

 

莫关山沉默半晌,眼睛望向了远方,“没有。”

 

“真让人心寒,”贺天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眸色暗了一分,“我还以为你会说很高兴能遇到我呢。”

 

“少自恋了,”莫关山皱眉,“我倒希望我从来都不认识你。”

 

贺天听着深吸了一口烟,接着缓缓吐出,慢声道,“其实有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

 

莫关山没吭声,半晌吸了吸鼻子道,“走吧,别用二手烟祸害学生了。”

 

贺天跟在莫关山身后,看着他瘦长的背影有些愣神。脑海中学生时代的回忆和现实重叠,贺天一度以为自己还在校园里。

 

“喂,莫仔,”贺天吐了个烟圈问道,“高中毕业咱们交换校服写几句话,我的那件你怎么什么都没写。”

 

“……那是你瞎。”莫关山头也不回。

 

“你真没写,我挨个看了。”贺天又吸了一口。

 

“写不写有什么区别吗?”莫关山摸摸头,“反正你在我心里都是狗鸡。”

 

贺天听了忍不住笑,“这么多年你就不能换个骂法。”

 

“贺天,”莫关山突然停下脚步,“其实我也没那么讨厌你。”接着他转回头,眉头竟意外的舒展着,“虽然我刚开始确实挺怕你的。”

 

贺天墨黑的眼睛盯着莫关山,眼神中混杂着说不出的意味。

 

“我知道这些就够了。”

 

莫关山眨了眨眼,对贺天所说的话似懂非懂。马上他眉头又拧在一起,问道,“看完学校了,下一站去哪儿?”

 

贺天掐灭了烟头,脸上露出的笑意是莫关山从来没有见过的。

 

“你今天的任务完成了,我们说再见吧。”

 

 

贺天回到家后在沙发上呆坐了一会便准备收拾收拾第二天要带的东西,然而在他打开衣柜的第一秒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到那儿都买新的得了……”贺天在心里嘟囔。

 

他刚准备关上柜门,却突然想到下午和莫关山聊天时说到的那件校服。

 

贺天急忙翻找,终于在柜子的角落里翻出来那件叠的抽抽巴巴的校服。

 

贺天抖落着,眼睛却不停的在衣服上的一堆字里搜索着。

 

“你根本就没写。”贺天咬住嘴唇。

 

——“那是你瞎。”

 

“妈的。”

 

贺天飞速把袖子里子掏了出来,在一无所获之后,他看着校服那两个口袋,心里跟点了炸药似的快要炸开。

 

“你不会写这里头了吧。”

 

贺天急忙翻看口袋,在一番仔细寻找后,终于在左边口袋靠近接缝的地方发现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字。

 

「狗鸡,老子他妈竟然喜欢你。」

 

 

莫关山回到家也一直窝在床上,结果快到12点了突然有个人发狂似的敲门。

 

“靠,这么晚了谁啊。”

 

莫关山咒骂着起身,却从大门的猫眼里看见了贺天的脸。

 

“贺……天?”莫关山打开门,心如鼓锤。

 

“让你说句喜欢我你他妈能死。”贺天的声音甚至带了点哭腔。

 

莫关山这才发现他眼睛都红了。

 

“你……在说什……”

 

还没等莫关山说完,贺天便一把紧紧抱住了他。

 

“我才看到,在口袋里,”贺天说完把头埋在了莫关山的脖颈,“我他妈真是瞎了。”

 

莫关山愣了两秒,终于反应过来贺天在说什么。

 

“所以你就是个……”半晌莫关山开了口,他眼泛泪花,轻轻把颤抖的手抚上贺天的后背,“魔鬼。”

 

贺天笑了,眼泪顺着莫关山的脖子往下流。

 

“对,我就是个狗鸡。”

 

END

【宇霖AU】少年派的梦(第十章)

万年拖更的我终于来了😂

---------------------------

10


施柏宇养伤期间和杨孟霖的关系迅速升温。


当然,这一切只是他的个人想法而已。


“人家只是觉得自己作为学长,要多关心关心你这个学弟啦。”第一盆冷水就来自范少勋,他对施柏宇的盲目自信表示担忧。


“可是学长以前都不会主动找我聊天的。”施柏宇明显不以为然。


施柏宇的乐观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他之前单方面的示好持续了有一阵子,现在好不容易对方能主动发射些信号,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天线直接掰下来给对方。


“聊天又不能代表什么,”范少勋的冷水泼的起劲,“你现在连人家有没有喜欢的人都不知道,还讲什么追不追啊。”


“学长说等我脚好了就告诉我。”施柏宇回答的一脸认真。


“……这种话你也信。”范少勋摇头。


施柏宇愣了一下,又道,“他没必要骗我。”


“那就祝你早日得到答案喽。”靠在走廊扶手上的范少勋伸了个懒腰,又拍拍施柏宇的肩膀说道,“实在不行我帮你去打听打听算了。”


“不用了,我自己能搞定。”施柏宇摆摆手,“这又不是多大的问题,连这个都搞不定,我以后还怎么表白。”


范少勋赞同的点点头,“也是,搞不定这个你还表……”突然他像被扎爆的气球一般惊的睁大眼睛,抬高声调喊道,“表白?你还要表白?”


施柏宇赶忙伸手捂住他的嘴,双眼扫了圈四周,对着范少勋压低声音道,“你那么大声干嘛。”


“喂,施柏宇,”范少勋听的直发蒙,“你要表白?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施柏宇撇嘴,“你反应这么大干嘛?”


不怪范少勋反应大,因为他一直觉得施柏宇闹腾个一阵子就差不多了。再说杨孟霖过不了多久就要毕业,这种一见钟情的爱情游戏很快就会烟消云散。


先不说施柏宇之前天天送早饭,天天追人家屁股后面跑这事,毕竟他想做也没人拦的住。但现在施柏宇竟然说他要表白?还是对一个男生?范少勋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杨孟霖一定会拒绝他,也许还会拒绝的很难看。


“我劝你最好再想想,”范少勋语气严肃,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站出来提醒施柏宇,“我不希望你被人看笑话。”


“我又不会当着全校人的面表白,你想到哪里去了。”施柏宇觉得范少勋的担心纯粹多余。


但明显范少勋担心的是另一回事,他走近一步,脸上充满无奈,“拜托,他就快要毕业了,而且……而且怎么看他都不像是gay啊?”


施柏宇愣愣的看了范少勋两秒,低声道,“我也不是。”


“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范少勋急得直跺脚,“我是说你要是表白了你们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


这句话似乎戳到了施柏宇的软肋,他转了个身倚靠在栏杆上,面无表情的望着远方,但范少勋还是能透过他眼角细微的变化看出他心中的迷茫和无奈。


“那我该怎么办。”半晌施柏宇低声开了口。


范少勋竟一下子不忍心起来。这么长一段时间以来,自己这个好朋友对杨孟霖所说的和做的他都看在眼里。要说施柏宇不认真,范少勋是不相信的。但坏就坏在他太认真了。


“要不你……缓一阵子再说哦?”


范少勋眼下实在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建议了,他心底还是坚信施柏宇只是青春的荷尔蒙分泌时出了点岔子。等杨孟霖毕业上了大学,这段开始的有些莫名其妙的感情就会自然而然的随着时间消失。


但施柏宇并不知道范少勋的这些想法,他还在认真考虑着对方话里的可行性。


“可是要缓到什么时候呢?”施柏宇挠挠头,“我只是觉得最近我们俩还挺好的。”


的确,在施柏宇看来,他们俩关系升温的表现就是杨孟霖会主动了。他自己也不用再没话找话,玩假装偶遇的幼稚把戏了。


就像现在,好巧不巧的杨孟霖就给施柏宇打了个电话。


当施柏宇看见屏幕显示了“学长”两字时,便慌乱的朝范少勋比了个噤声,把脸扭到一边去接起了电话。


“学长。”施柏宇声音里没了之前的沮丧。


“你的脚应该好差不多了吧?”


杨孟霖好听的声音近在耳边,施柏宇兴奋的简直要原地蹦起来。他清了清嗓子,嘴角控制不住地向上,“啊……好多了。”


范少勋在一旁皱眉——不就是接个电话,至于这么高兴吗?

“晚上放学有空吗?”电话那头的杨孟霖一笑,“请你吃饭。”


这还是杨孟霖第一次发出的主动邀请,施柏宇一时屏气,觉得有点呼吸困难。


“没……没事。”


杨孟霖又笑,“那就说定喽,放学见。”


挂了电话施柏宇还没回过神,范少勋捶了他一拳,假装嘲笑道,“干嘛?接个电话就傻了?”


“你听到没有?学长说他要请我吃饭。”施柏宇咧开嘴。


“听到啦听到啦,”范少勋耸耸肩,“你就差在脑门上写下——‘我好开心啊’这几个字了。”


“学长竟然单独邀请我,”施柏宇开始自言自语,“太意外了。”


“那希望你晚上争点气,别激动的在吃饭时哭出来。”


范少勋话音刚落,上课铃就响了。俩人一前一后进了班级,但回到座位上的施柏宇却怎么都集中不了精神。


一想到过不了几个小时他和杨孟霖就要面对面一起吃饭,施柏宇的心脏就狂跳个不停。


吃饭时自己该和学长聊点什么呢?如果今晚问问上次没得到答案的问题学长会生气吗?但是如果学长说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自己又该说些什么呢?……


胡思乱想填满了施柏宇的脑袋,他狠狠晃了晃头想把杨孟霖赶走,却发现没什么用。


——难道自己已经这么喜欢他了吗?施柏宇想到这不自觉打了个冷颤。


就这样在焦急与慌张之中施柏宇终于等来了放学,可偏偏老师压堂了。


施柏宇不耐烦的抖腿,心思已经完全不在教室。他低头看着手腕上的秒针一点一点往下掉,想着这可恶的老师已经拖堂快十分钟了。


施柏宇绷个脸用手支起下巴,又忍不住回头往窗外瞄了一眼,却透过玻璃看见了一张好看的脸。


杨孟霖对上施柏宇的目光,比了个手势示意自己在走廊等他,接着便消失在视线中。施柏宇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像一个被点燃屁股的烟花,随时都有蹿出去的可能。


终于讲台上的老师说完了最后一个字,施柏宇一把抓起书包,第一个冲出了教室,随后便看见了靠在栏杆旁等他的杨孟霖。


此时杨孟霖正低头单手玩着手机,另一只手插进裤兜。他衬衣的第一个纽扣解开,领带又被拽的松垮,额前的头发也被一阵风吹乱。这样子像极了彼此相见的第一次。


施柏宇喉结滚动,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杨孟霖,竟然不敢走上前。


杨孟霖随即却懒散的打了个哈欠,接着一抬头便看见了傻站着的施柏宇。


他马上捂住嘴,眨巴眨巴眼睛问道,“出来了怎么也不吭声。”


施柏宇勉强回过神,脚下挪动了一步,“啊……我也刚出来。”


杨孟霖把书包甩到肩上走了过来,问道,“你脚没什么事了吧?”


“嗯,基本都好了。”施柏宇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很平静。


杨孟霖贴近施柏宇,盯着他看了一会,眉毛一扬,“但你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哦,你可别骗我。”


“啊没有……”突然拉近的距离让施柏宇有些不知所措,他掩饰着举起手在脸上摸了摸,却发现上课时戴的眼镜还没摘下来。


“我没有骗你,脚真的没什么事了。”施柏宇说着摘下了眼镜,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你戴上眼镜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杨孟霖说着后退一步。


“有吗?”施柏宇把眼镜装进书包,忍不住问道,“那哪个我更好看些?”


杨孟霖歪头瞅了他一眼,突然笑出声,“什么啦,好不好看的。”接着他想了想补充道,“不过我觉得你不戴眼镜……”他顿了顿,又道,“更帅一点。”


施柏宇听完愣了两秒,他没想到杨孟霖会说出“帅”这个字,竟一下有点害羞,抿嘴笑道,“哈,还好吧。”


“怎样哦,夸你还不好意思了?”杨孟霖说着便往前走。


“我感觉我……”施柏宇跟上对方的步伐,“长的就蛮一般的。”


杨孟霖露出一副听谎话的表情,“你确定?应该有很多女生喜欢你才对吧。”


“还好……”施柏宇说完又瞥了杨孟霖一眼,接着慢声问道,“那学长你呢?应该也有很多学姐喜欢你吧?”


杨孟霖低头看了眼施柏宇的脚便放慢了步伐,又耸耸肩道,“没有诶,这三年总共没几个女生和我告白过。”


施柏宇抿着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继续追问,“那学长你谈过几次恋爱?”


杨孟霖歪着头想了想,回道,“就两次吧……”


施柏宇又点点头,却听到杨孟霖问自己,“干嘛,你好像很关心我的感情状况诶。”


施柏宇一慌,暗想自己是不是有些太着急了。他正琢磨着该说点什么,又听对方问道,“别光说我,那你呢,谈过几次恋爱?”


“就一次,”施柏宇如实回答,又急忙补充道,“不过上高中之前就分开了。”


“那你现在单身喽?”


“嗯,”施柏宇抿嘴,偷瞄了杨孟霖一眼说道,“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没有点名道姓的说出心意并不是一件难事,施柏宇只想让杨孟霖知道自己早已心有所属,却忘了杨孟霖并不知道这事与自己有关。


“啊……”杨孟霖低声回应,随即笑着抛出一连串问题,“是你们班的吗?还是你们年级?长的是不是很好看?”


施柏宇脚步停顿,才意识到杨孟霖理解错了,他赶忙解释道,“都不是,他是……”


此时杨孟霖也停下脚步看着施柏宇,但施柏宇却有些看不懂他眼神中的意味。


——并不全是好奇,甚至还隐约带着那么一丝期待。但杨孟霖的表情看上去却特别平静,就是一副在听旁人讲故事的状态。


施柏宇身体发僵的站在原地,他觉得自己应该是会错意了。


“他是别的年级的……”施柏宇低声回答。


“别的年级?”杨孟霖想了想有些惊讶的问道,“那岂不是你喜欢上了学姐?”


此时施柏宇觉得老天一定是在故意为难他。他本就不平静的心被杨孟霖的话弄得直痒痒,恨不得马上就告诉对方其实自己口中说的这个人就是他。


“这个……”


可施柏宇还是胆怯了。


他突然想到一会他们还要一起吃饭,那种自己渴望已久、在脑海中不断排练的幸福场景让施柏宇一下子恢复了理智。


为了多贪恋一秒现在的美好,施柏宇觉得他可以再忍忍。


TBC



今晚更新少年派!!!!!!!!


等我!!!!!!!!

【宇霖AU】少年派的梦(AU/第九章)

开虐倒计时!

-------------------------------

09

 

施柏宇没想到,自己扭脚之后,竟意外得到了来自杨孟霖的主动关心。

 

「腳有沒有好一點?」

 

躺在床上的施柏宇盯着对方发过来的短信,不禁有些愣神——以往都只有自己给学长发短信的份儿,怎么现在学长也开始主动了?

 

不解归不解,但简单的几个字还是让施柏宇乐的咧开嘴角。他看了眼自己受伤的脚踝,发现已经没有下午那么肿了,却指尖敲着屏幕回了这么一条。

 

「還是腫,也有些疼。」

 

施柏宇点了发送后便紧紧握着手机,胸膛里跟打鼓似的忐忑慌乱。

 

他明白自己在想什么,他只是想让杨孟霖能多关心关心自己,哪怕以朋友的名义。

 

施柏宇正胡思乱想着,手里的电话突然发出震动,把他吓了一跳。他急忙拿起来,却发现是范少勋打来的。

 

“喂。”施柏宇明显心不在焉。

 

“崴脚少年你还好吗?”范少勋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是不是疼的躲在被里哭鼻子呢?”

 

“……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施柏宇这样说倒并不是真的不想理范少勋,只是他有些担心——万一这时杨孟霖的电话打不进来怎么办。

 

“哎别挂别挂,”范少勋赶忙拦住他,“我开玩笑啦,你这么着急挂电话干嘛。”

 

施柏宇摇摇头,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我就不能关心关心你喽?”范少勋表示不满,又问道,“你脚还疼不疼了?”

 

“好多了,本来伤的也不重。”施柏宇有些着急,催问对方,“你还有事吗?”

 

“你今天这么着急挂我电话干嘛?”范少勋皱眉。

 

“……好啦,那你快说。”施柏宇暂时耐着性子。

 

“还真有件事诶,”范少勋顿了顿,说道,“你今天不是去附中打练习赛了吗?我有一个国中的女同学在那所高中,她说她想认识你。”

 

施柏宇却依旧心不在焉,“认识我干嘛?”

 

“哈?”范少勋抬高声调,“你是脑袋也崴到了吗?人家当然是看上你才想认识你啊!”

 

施柏宇愣了愣,眨巴眨巴眼睛道,“啊…可……”

 

“我不好意思不帮她,但也要问问你,能不能把手机号给她?”范少勋接着问道。

 

“……还是算了吧。”施柏宇挠挠头,“我现在不想认识什么别的人。”

 

“喂,就当给哥们儿个面子啦。”范少勋还不放弃,“我这个女同学长的超级可爱,长头发高鼻梁大眼睛诶!”

 

听对方这么一说,施柏宇脑海里却立刻浮现出了杨孟霖的样子。

 

——虽然不是长头发,但他也是高鼻梁,而且眼睛似乎更好看。

 

“不给。”想到这儿施柏宇拒绝的更干脆了,他又埋怨似的补充了句,“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

 

“喂!你还坚持着啊?”范少勋一下子反应过来对方是什么意思,“就是个玩笑,你差不多得了。”

 

施柏宇有些不高兴,“什么差不多得了,你又不懂。”

 

“对,我是不懂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啦。”电话那头的范少勋撇撇嘴,“不过你多少也考虑下可能性吧,他可是高三马上要毕业的……”他顿了顿,又说道,“……学长诶。”

 

说完这话后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半晌施柏宇开了口,“你觉得我不知道这种事吗?”

 

“什…么?”对方突然的严肃让范少勋有些不知所措。

 

“我当然知道他是学长啊,是个男生。”施柏宇揉了揉鼻子,“你说的这些我都懂。”

 

“你……”范少勋突然不知该说什么。

 

施柏宇的眼睛盯着对面的白色墙壁,手指用力地抓着手机,低声说道,“但我就是喜欢他啊。”

 

当亲耳听到自己的好朋友说出这句话时,范少勋的内心还是受到了不小的震动。沉默半晌他清了清嗓子,接着慢声问道,“那……那你想好下一步要怎么办了吗。”

 

施柏宇抿了抿嘴巴,说道,“不知道,我以前也没喜欢过男生。”

 

又是一阵沉默。

 

“总之……你们就先当好朋友好了。”范少勋勉强给出了一个不算是建议的建议。

 

“不然呢?”施柏宇反而笑了,“我现在还能怎么办。”

 

对于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男生这个事实,施柏宇并不需要别人的再三提醒。说到底,他对同样身为男生的自己没有自信倒是真的。尤其随着彼此的接触变多交流变深,施柏宇就越发觉得杨孟霖只把他当成一个听话的弟弟。

 

这股子热情依旧烧的火热,但施柏宇就怕对方理解不了自己的心意,把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归到朋友的轨道上,那样就麻烦了。

 

但自己要怎么开口呢?开口之后会不会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施柏宇开始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甚至已经忘记他在和范少勋打电话。

 

“喂!”范少勋大喊一声终于把施柏宇的思绪拉了回来。

 

“啊……你说什么?”

 

“算了算了,你不给就算了。”范少勋也不再勉强。

 

施柏宇抿抿嘴,说道,“那你就告诉她我有喜欢的人好了。”

 

范少勋沉默了两秒哼了一声算是回应,接着便挂了电话。

 

施柏宇把手机扔到一边,依靠在床头发呆,任由杨孟霖的身影塞满自己的脑袋。

 

这时对方的短信却传进他的手机里。

 

「如果疼的嚴重就去醫院看一下吧。」

 

施柏宇的心脏不知为何怦怦乱跳。接着一股子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涌上心头,他快速回了对方这么一条——「那學長可以陪我一起去一趟嗎?」

 

施柏宇发完短信后就开始后悔,他觉得自己的要求简直是莫名其妙无理取闹。

 

「好。」

 

谁知杨孟霖竟然答应了。

 

「但你要請我吃東西。」随后又跟来一条。

 

施柏宇顾不得脚疼,连蹦带跳的走到衣柜边穿衣服,却发现自己兴奋到忘记和杨孟霖确定时间地点。

 

他又一瘸一拐的走回床边,抓起手机给对方报了自己的地址。

 

很快杨孟霖回复了。

 

「我就在你家附近,你下來等著就好。」

 

施柏宇有些难以置信,他没想到杨孟霖竟然记得自己家的位置。

 

就这样施柏宇以最快的速度下楼,刚出楼门就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杨孟霖,手里还拎着一袋东西。

 

“你倒挺会挑时间。”杨孟霖先开了口,“我刚好和朋友在附近的便利店买东西,”他顿了顿接着说道,“那就……顺路陪你去一趟吧。”

 

这话听上去像是解释——一起去医院这事只是赶巧而已。可施柏宇并不在意,他马上给了杨孟霖一个笑容,说道,“谢谢学长,我已经很开心了。”

 

虽然有些没头没尾,但这却是施柏宇的真心话。他眼睛随意往下一瞥,便下意识的伸手想去帮杨孟霖提东西,却一下子被杨孟霖躲开了。

 

“喂,不用你提啦。”杨孟霖抬着下巴指了指施柏宇的脚,笑道,“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那一瞬间的感觉非常奇怪,施柏宇有一种自己已经和杨孟霖在一起了的错觉。也许是彼此间这种自然日常的对话反而激起了施柏宇心底对于恋爱的美好向往。他看着杨孟霖的眼睛,心底那股按捺已久的冲动快要溢出胸膛。

 

此时杨孟霖抬手准备叫计程车,却一下子被施柏宇拦下了。

 

“怎么了?”杨孟霖满脸不解。

 

“就……”施柏宇突然无语,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其实我的脚没有那么痛,要不我们别去医院了。”他随便想了个理由来应付。

 

“哈?”杨孟霖皱眉,“你都已经下楼了,为什么不去?”

 

施柏宇抿着嘴巴,看上去脸色平静,但心里却像有人在打架似的不断翻腾着。

 

“你有没有在听哦?”杨孟霖又问道。

 

“啊……”

 

施柏宇没敢去看杨孟霖的眼睛,因为他总觉得自己此时会说出些什么意想不到的话来。

 

比如……比如问问对方喜不喜欢自己?

 

或者告诉对方自己特别想和他在一起?

 

但是……

 

“喂,”杨孟霖突然转换成了玩笑的语气,“你该不会是……害怕去医院吧?”

 

“才不是。”施柏宇急忙否认。

 

杨孟霖笑了几声,眼睛都弯成了一条缝,“好啦,我们快点去医院吧。”他又低头看了眼施柏宇的脚,说道,“看上去还是有点肿啊,最好让医生看一下比较放心。”

 

施柏宇此时终于体会到了一股暖流淌过心底的感觉。他觉得杨孟霖于自己而言就是天上的太阳——对方曾带给他的第一眼震撼,仿佛正午的阳光一样刺眼。但时间久了施柏宇便发现,这太阳的光热并不会灼伤肌肤,却会让人有一种逐渐被温暖包围的感觉。

 

就像清晨的被窝,下雨天的热奶茶,施柏宇对杨孟霖的沉迷是如此的顺其自然又难以自控。

 

“学长,”施柏宇心跳加速,抿了抿嘴唇慢声问道,“你……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施柏宇的年少冲动就快要抑制不住,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哪怕要表白,他也要给对方一个正式的表白。

 

杨孟霖被这没头没尾的问题问的愣住了,他眨巴眨巴眼睛回道,“你……问这个干吗?”

 

“就是好奇……”施柏宇没事似的嘟了嘟嘴。

 

杨孟霖却突然凑近一步,一双好看的眼睛盯着施柏宇,眼尾还带着笑意,“怎么?你是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吗?”

 

“……不是啦!”施柏宇害怕杨孟霖误会,急忙解释道,“我就是单纯好奇而已,学长你别想太多。”

 

“哈哈,你干嘛那么紧张。”杨孟霖忍不住笑,嘴里却催促道,“我们先赶快去医院啦,时候不早了。”

 

“那……”施柏宇突然小声说道,“那等我们去完医院,你再告诉我好不好。”

 

杨孟霖看着眼前的施柏宇,竟觉得此时的他如此像一只在和主人撒娇的小狗。

 

杨孟霖的思绪有些飘忽,他突然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在班级门口看见施柏宇的场景。

 

明明是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大男生,但说起话来却温柔和善,长的也白白净净的,和身边那些随处可见的莽莽撞撞的男生形成了鲜明对比。

 

所以杨孟霖很好奇。

 

他好奇施柏宇为什么要给自己送早餐,更好奇他会送到什么时候。

 

他好奇施柏宇为什么总跟在自己身后,更好奇为什么对方看着自己的时候眼神里总有些说不清的东西。

 

杨孟霖不傻。他只是觉得有些想法太过疯狂,他不敢妄下定论。

 

“学长?……”他听见施柏宇在轻声叫自己。

 

“你……”杨孟霖的手抓紧了袋子,他突然有些害怕。

 

——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在意施柏宇的想法?

 

杨孟霖赶忙摇了摇头,试图把情绪拽回之前正常的交谈中。他故作轻松的说道,“你先去医院再说。”

 

施柏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笑道,“那就这样说定了。”

 

杨孟霖后退了一步,挠挠眉毛说道,“好,等你脚伤好了,我就告诉你。”

 

站在对面的施柏宇笑的特别开心,杨孟霖却不知为何有些心慌。

 

TBC

 

今晚更新少年派


你们等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卡文好难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年派的进展有些慢,细水长流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咋写了😭